淮安市金浩商業策劃有限公司

淮安市金浩商業策劃有限公司

當前位置: 淮安市金浩商業策劃有限公司 > 新聞中心 > 金龍魚欲跳A股“龍門”
新聞中心

金龍魚欲跳A股“龍門”

更新時間: 2020-01-09 16:08:55  查看次數: 1090    
A股巨大的財富效應吸引了大批投資者涌入,企業更是削尖了腦袋往里鉆。

糧油界“巨無霸”金龍魚的運營主體益海嘉里金龍魚糧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益海嘉里”),也來趕赴這場財富盛宴。

2019年12月20日,益海嘉里更新后的創業板招股書在中國證監會官網公布,預示其IPO進程正穩步推進。招股書顯示,益海嘉里擬募資金額高達138.7億元。

一家外資控股企業,卻始終對中國資本市場青睞有加,辛辛苦苦耗費大量精力拆分業務,港股不成又瞄準A股。

金龍魚再躍“龍門”

如果不特意去查,可能很少會有人知道,自己從小吃到大的糧油品牌金龍魚,其實屬于一家外資控股公司。

看似接地氣的金龍魚背后,是馬來西亞豪門郭氏家族。

媒體報道顯示,北京的中國國際貿易中心、香格里拉大飯店,都是郭氏家族的手筆。郭氏家族掌門人郭鶴年,是聞名世界的“亞洲糖王”和“酒店大王”,已蟬聯13屆馬來西亞首富。在《2019胡潤全球富豪榜》中,郭鶴年以950億元的身家位列大中華區第15位。 

招股書顯示,金龍魚運營主體益海嘉里的控股股東是Bathos,持有其99.99%的股份。新加坡交易所上市公司、世界500強企業豐益國際依次通過WCL控股、豐益中國、豐益中國(百慕達)間接持有Bathos100%權益。

持有豐益國際12.13-12.56%權益的郭孔豐,正是郭鶴年的侄子,也是益海嘉里的董事長、法定代表人。

世界那么大,金龍魚卻始終想到中國資本市場轉轉。

據媒體報道,早在2009年,豐益國際曾計劃分拆中國業務的30%,在香港申請上市,當時預期上市規模約30-40億美元,但遭遇香港金融市場動蕩,預計發行價無法達到預期,上市至此擱置。 

直至2017年5月,郭孔豐提及,正在對中國業務進行內部重組,并有可能單獨上市。金龍魚的上市計劃才算再次提上日程。

如今,益海嘉里帶著金龍魚卷土重來,向創業板發起沖刺。

不過,雖然已經從豐益國際拆分出來,但益海嘉里在業務上仍然與其“關系”密切,存在金額比較大的關聯采購。

益海嘉里的關聯方豐益國際、ADM長期位列其前五大供應商行列。「子彈財經」根據招股書披露數據計算,2016-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,益海嘉里對豐益國際、ADM的采購金額分別為173.34億元、227.27億元、192.49億元及51.76億元(僅豐益國際),分別占原材料采購總額的15.71%、17.15%、13.67%及8.77%(僅豐益國際)。

關聯交易歷來是發審委關注的重點之一,益海嘉里籌備上市多年,控股股東卻依然位列前五大供應商行列,也因此引發外界一些質疑的聲音,擔憂涉及利益輸送。

對于質疑,益海嘉里董事會辦公室回應「子彈財經」稱:“關于與大股東豐益國際之間的關聯交易事宜,主要是從豐益國際采購棕櫚油。公司業務范圍中的油脂科技、食品工業等業務領域對棕櫚油有較大的需求,而豐益國際為全球最大的棕櫚油類產品生產及貿易商,所以,公司會向豐益國際采購較多數量的棕櫚油產品等。”

益海嘉里董事會辦公室進一步解釋稱:“采購價格主要參照馬來西亞衍生品交易所棕櫚油期貨的價格確定。除了為我們提供具有競爭力的價格外,豐益國際還為我們提供了非常有用的市場信息,使我們能夠把握恰當的時機購買我們所需的棕櫚油產品。”

益海嘉里董事會辦公室還表示:“我們不是所有的棕櫚油產品都從豐益國際購買,當其他供應商提供更低的價格及更加好的交易條件時,我們會從他們那里購買。”

外資企業的圖謀

背靠馬來西亞首富和新加坡上市公司,益海嘉里天生自帶國際化基因,為何對中國資本市場如此執著?

對此,益海嘉里董事會辦公室回應「子彈財經」稱,選擇在A股上市,一方面公司將繼續深化國內的本土化進程,增強業務拓展能力,持續提升產品創新能力。另一方面,益海嘉里希望借助A股上市,使公眾了解一個更加透明規范的公司,并分享公司的經營成果。公司也可以通過資本市場加速自身的發展。

新零售專家鮑躍忠認為,目前中國資本市場整體規模已經達到一定量級,市場活躍度也不錯。這種情況下,益海嘉里這種外資背景企業選擇在中國上市有一定道理。 

在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看來,“中國已經是益海嘉里最大的核心市場,它從產業端、資本端及渠道端去加持整個中國市場,符合利益最大化的路徑。” 

益海嘉里招股書顯示,其營收主要來自中國境內市場,且金額逐年上升。

2016-2018年及2019上半年,益海嘉里在中國境內分別實現營收1280.67億元、1464.85億元、1616.87億元、761.01億元,占總營收的比重分別為95.93%、97.16%、96.78%及96.72%,各期來自中國境外市場的營收占比均不到5%。

在新鼎資本董事長張馳看來,益海嘉里此番沖刺A股,一方面可以拿到很高的估值,另一方面可以避開一些轉基因問題帶來的討論。

張馳進一步對「子彈財經」分析道:“益海嘉里最大的市場在中國國內,那么它在A股上市一定會有一個很高的估值,境外上市則估值會有限。現在這些大的企業,利潤已經很大了,上市對它來說就是一個補充,上不上市也無所謂。要上市融資,就要選擇對自己最優的一個板塊,無疑國內資本市場是最好的選擇,因為這里給的估值高。”

“另外就是轉基因的問題。金龍魚的油,一定量使用轉基因大豆等原料,但轉基因對人體到底有沒有害是有爭議的。益海嘉里去境外或者港股上市,可能針對轉基因問題會有一些排斥或者負面的聲音,會被討論得非常熱烈。而在國內,大家對轉基因相對沒那么敏感。”張弛說。

身份之困

隨著中國加入WTO后農業市場的逐漸放開,外企外資紛紛涌入中國,并迅速占領了國內糧油市場重要份額。

糧油關乎國計民生,外資糧油企業的迅速崛起擴張,引得國內輿論對于糧食安全問題的擔憂聲不絕于耳。

金龍魚風光無限卻又處境尷尬:長期占據中國食用油第一品牌,但外資身份始終是其長期發展過程中一個難以根治的痛點。

益海嘉里更一度被冠以“外資糧油寡頭”的稱號,也在監管層對外資糧油企業持警惕態度的時期,業務發展受到一定限制。

2008年9月3日,監管層出臺《促進大豆加工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明確提出要扶持民族大豆加工企業,而對外資則進行了限制。其下發《關于做好2009年油菜籽收購工作的通知》中,首次規定企業可以參與托市收購,并發布了油菜籽托市收購企業名單,在這份多達100多家企業的名單中,并未包含益海嘉里。

“我們很想參與收購,也和當地糧食局的人都表達過愿望,但被告知這次托市收購外資不能參與。”益海嘉里一位內部人士曾對媒體表示。

于是,以時任益海嘉里副董事長穆彥魁為首的管理層便向公司更高層建議,考慮運作公司在國內A股上市一事。

在穆彥魁看來,益海嘉里在國內上市,融資并不是主要目的,而在于上市之后,益海嘉里便能順理成章變身成為一家地地道道的國內企業,擺脫掉“外資”的稱號和限制,也是實現益海嘉里在華業務進一步擴張的基礎。

由此來看,在益海嘉里誕生IPO念頭起,就是寄望通過進入中國資本市場,實現從“僑資企業”到“民族品牌”的轉身,獲得“中國身份”認同。

在對「子彈財經」的回應中,益海嘉里也毫不猶豫地表示:“益海嘉里已經在中國投資超過30年并堅定看好中國發展前景……在國內上市充分體現了益海嘉里對中國未來充滿信心,以及公司與中國經濟和市場同氣連枝、共同長期發展的決心。”

張馳認為,益海嘉里成功上市的可能性非常大。“根據目前的政策,外資控股公司可以在國內上市。尤其在當前背景下,中國會加大外資企業支持力度,包括進一步加大開放、讓外資控股公司上市等,給美國做個表率。另外,益海嘉里作為外資控股的糧油巨頭,它的利潤體量也足夠大。”

本土糧油企業災難?

2017年1月,監管層印發《關于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措施的通知》,取消了油脂加工外資準入限制。

在外資被限制的那些年里,以中糧集團為首的國內糧油企業得以迅速成長,福臨門、西王、長壽花等本土品牌迅速崛起。

但它們與益海嘉里的競爭,仍然不輕松。

根據尼爾森研究數據,2016-2019年上半年,益海嘉里的小包裝食用植物油全國銷售量份額、包裝米廠商全國現代渠道銷售量份額、包裝面粉廠商全國現代渠道銷售量份額均占據第一。

除了金龍魚,益海嘉里旗下還有歐麗薇蘭、胡姬花、香滿園等多個品牌。2016-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,益海嘉里營收分別為1334.94億元、1507.66億元、1670.74億元和786.85億元,凈利潤分別為8.54億元、52.84億元、55.17億元和15.89億元。

以2018年業績為例,創業板收入最高的上海鋼聯營收為960.55億元;創業板最賺錢的溫氏股份凈利潤為42.56億元,均被益海嘉里同期業績超過。

益海嘉里還計劃進一步加大業務投入,其首次股票發行擬募資額138.7億元,將全部用于廚房食品綜合項目、廚房食品食用油項目、廚房食品面粉項目、廚房食品其他項目等。這些項目的總投資額高達178.99億元。

“巨無霸”沖擊A股,資本市場尚且要震上一震,在益海嘉里占據領先地位的中國糧油界,如果它成功上市,又將掀起什么樣的風浪?

“益海嘉里最大的優勢就是品牌化、規模化優勢,除了中糧,(國內糧油領域)基本沒有企業可以跟它去抗衡。如果益海嘉里上市,它的規模化、品牌化程度會更高,會引發新一輪糧油市場品牌的洗牌。”朱丹蓬對「子彈財經」分析道。

鮑躍忠認為,類似中糧集團、益海嘉里這樣的企業,已經很難按單一糧油市場的競爭去分析比較。“糧油是它們很重要的業務,但它們已經是一個很龐大的帝國了。比如益海嘉里,它的主業在糧油,但是目前它在物流產業的布局也是非常強大的。”

在張馳看來,益海嘉里如果成功上市融資,就能收購更多的同行企業,會加速行業進一步走向集中,而它在市場中的占有率會進一步提高,中小煉油企業的生存空間將會被進一步擠壓。

“這也是我們不希望看到的,但是有可能就是這個結果。對于中國本土的糧油企業來說,益海嘉里的上市無疑是個災難。但是沒有辦法,只能讓本土糧油企業在夾縫中成長起來,走差異化競爭路線。”

張馳認為,與國內糧油企業相比,益海嘉里的優勢在于它的體量足夠大、渠道足夠廣、品牌認可度也高。但國內的糧油企業,近幾年因為資金問題普遍規模都不大,產能逐漸下降。

“金龍魚的劣勢可能就在于轉基因的油,如果國民逐漸醒悟,一定要用非轉基因的油,那可能一些新興的小品牌會崛起。而金龍魚做的這種大眾用的油,要控制成本價格,只能做轉基因的油,這就導致它很難調頭。如果人們認清到轉基因的油可能會有問題,轉而去買一些小眾的品牌,它可能就沒有優勢了。但如果行業沒有大的變革,它的優勢仍然是巨大的。”

盡管2015年2月1日印發的《關于加大改革創新力度加快農業現代化建設的若干意見》中明確提出“加強農業轉基因生物技術研究、安全管理、科學普及”,但在實際生活中,轉基因食品仍未被公眾廣泛接受,金龍魚也因此不時被卷入輿論旋渦之中。

隨著益海嘉里IPO的繼續推進和業務的發展,國內糧油市場的競爭,也將愈演愈烈,而關于轉基因食品的討論,注定還不會停止。

在中國浪潮洶涌的資本江湖中,這條“金龍魚”最后會游向何方?待時間給出答案。
close

tel

  • 手機
  • 18724162967
丝瓜app官网在线观看-丝瓜视频禁止勿18下载-丝瓜视频安卓版-丝瓜影视下载